天气: 多云,有阵雨或雷阵雨,局部雨势较大; 温度: 最低气温 26.0 度,最高气温 33.0 度; 风向: 偏南风 ,2-3级; 湿度: 相对湿度 70% 到 95%; 中山气象局发布。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繁体版

抗疫60多天,采集核酸6000余份!排查留观区里的抗疫日记

录入时间:2020-04-17浏览次数:1,291

  爱可以连接一切  
  我们一起对抗疫情


  寒冷中守望温暖,危难中孕育希望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打破了人们平静的生活。疫情面前,生命重于泰山,为全力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有一群人逆行而上,他们同时间赛跑,与病魔斗争,护佑着我们的健康安全,他们就是最伟大可爱的医务人员。  
  在这特殊时期,市博爱医院火速建立新冠病毒感染排查留观区,从全院200多名报名抗疫的医护人员中选拔人员组建医护队伍。抗疫60多天,每天超负荷工作,共采集核酸6000余份。今天,就让我们通过该留观区青年护士周倩倩的日记,了解抗疫一线日常。
  

  1月23日,退掉过年回家车票 
  今年的春节过得不平凡,看着每天不断上涨的新型冠状病毒确诊人数,我作为一名护士,更是一名年轻的党员,心急如焚,立马退掉过年回家的车票,主动请缨,报名参加定点医院应急队伍人员。当时什么都没想,只想为抗疫努力做点事,无论去哪都行。
  
  2月2日,不怕病毒,只怕拖后腿!  
  我终于接到通知,要来我院的排查留观病区。我没有告诉家人,独自来到留观区,虽然知道家人肯定会支持我,但在这种特殊时期,我不想让家人担心。面对新成立的科室及来自各个病区的同事,我忐忑不安,不是害怕病毒,只是担心自己年资低做不好,会拖了团队后腿。
  
  2月7日,火速建科,36小时未合眼  
  科室刚刚成立,很多事情还没完善,每天都会面临各种突发状况,可以说我们是从0开始的,小到各种仪器安装、护目镜消毒、垃圾运送、工衣消毒,大到各班工作职责,都需要我们慢慢去总结修订,在伟群姐(肖伟群主管护师)、千姐(郑丽千护士长)等人日以继夜,甚至36小时不睡觉的努力下,我们终于完善了几十个工作流程图。
  
  2月9日,第一次碰见阳性患者  
  现在是2月9号凌晨5点30分,我刚刚坐下休息会,感觉全身湿透了,水珠滴在地板上,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汗水,这是我在隔离病房的第一个夜班。  
  昨天有位病人做完二次核酸结果是阳性,被送到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她是接触了湖北回来的亲戚,晚上那3位亲戚也来做核酸,第一次碰到阳性患者,说不怕是假的,但我们特别齐心协力,带病人检查,给病人缴费、打印报告,其中一位CT和血常规都很典型,所以要被二院接走。  
  我们的排查留观区在新建的建筑楼内,二院的120车子找不到路,我便到大门口接他们,已是深夜23点,我在前面一边找车子能开进来的路,一边引领着小车的方向,天刮着风下着雨,我却满头大汗在前面跑着,车在我后面慢慢开……刚送走第一位阳性患者不久,另两位的CT和血常规结果也出来,全是阳性。所以我们又要等二院的车来接,凌晨3点多,我又跑去大门口接车,夜更深、人更少、天更冷。  
  直到凌晨5点,我们才把所有的事情做完,虽然每个人都很疲劳,但是我们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因为越早一分钟把阳性患者转至定点医院,就会大大减少被传播而感染的风险。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跟同事周玉聊起了天,才知道昨天是元宵佳节,周玉原本答应了哭哭啼啼让她回家吃团圆饭的3岁女儿,但为了保护更多的人,她食言了。是呀,在这特殊时期,我们已经分不清节假日了,元宵节就这样度过了。
  
  2月17日,防护服令人缺氧虚脱  
  为了节约成本,我们需要穿上防护服在病区待上10多个小时甚至1天,为了减免上厕所次数,上班前不喝水,中间出来吃饭的时候顺便喝水上厕所。第一次穿上防护服,再戴上N95口罩,感觉喘不过气。还要用比平时大一到两倍的声音跟病人交流,安抚他们的情绪,往往几句话下来就快缺氧虚脱了。防护服很闷热,每次工作完衣服都又湿又臭,我说能拧出水来,其实一点也不夸张。
  
  2月26日,口罩压痕结痂后就会好点  
  我鼻子和脸部被口罩勒出一道道印记,前一天压痕还没好第二天又重新戴上,反反复复,鼻子上的印记一直在,直到有天结痂掉了才好点。后来换了新口罩,鼻子没那么痛了,可是耳朵痛了。一天下来,我感觉耳朵要缺血坏死了,脱下手套的手被汗水泡的发白,可能戴手套久了,下班脱完手套洗手的时候,感觉手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了。
  
  2月28日,千姐瘦了  
  今天护士长千姐宣布,她调回原科室。我听到消息,回想起2月4日在隔离病房看到千姐的那一刻,千姐说:“倩倩,从今天开始我就和你们并肩作战了”,闷闷地红了眼睛。千姐是我们妇科内分泌护士长,为人和气,待我们很好,在隔离区工作,我们总是以泡面为食,千姐看在眼里,之后每隔一天都会让家里人送一桶汤水给我们补充营养。在这20多天里,我们就像一家人。我们陪着千姐收拾好东西,走的时候我抱了下千姐,她确实瘦了,这段时间她从未完整的休息过一天,几乎每天都工作到20点后才下班。我说:“千姐,等着我回科室”。
  
  3月6日,采集核酸最辛苦最具风险  
  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床位几乎都是满的,没有一张空床,大人小孩都有,小到刚出生的新生儿,也有1个多月的婴儿。最辛苦和最具风险的应该是床边采集核酸,我们每天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推着车采集全院所有在院病人,采集时要跟病人解释采集核酸的目的、操作方法,采集完还要一份一份汇总做成电子档案。工作量大,每天工作完都有虚脱的感觉,但我们没有退缩,因为看着每天的新闻报道,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人都奋战在抗疫一线,不由自主地红眼睛,被他们感动,但要忍住眼泪,因为护目镜真的会花。
  
  4月2日,一个温暖的集体定会战胜疫情  
  我们的护士长应该是全世界最忙碌的人,从千姐、伟群姐,到现在的婷婷姐,她们都有三头六臂,每天接诊、查房、检查,还要为患者扎针、取药、做护理等。而且她们都有一颗温暖善良的心,婷婷姐为我们病区带来第一束鲜花,使我们病区瞬间充满活力。在得知隔离区有个环卫工人没钱缴医药费和餐费时,我们科室兄弟姐妹立即集中捐款帮助环卫工人度过难关,还把捐款剩余的钱帮助该名环卫工人解除隔离住院时补交了住院费用。我们就是这样在寒冷中守望温暖,在危难中孕育希望。60天过去了,我们依然坚守在留观区,我们坚信只要坚守真善美,胜利始终会到来。
  
  ……
  
  只要坚守真善美,胜利始终会到来  
  南丁格尔曾说:“护士其实就是没有翅膀的天使,是真善美的化身。”市博爱医院排查留观区的护士们代表着千千万万抗疫的“逆行者”,她们用爱心、耐心和细心,帮助患者战胜病毒,重新撑起生命的风帆,为抗击疫情勇敢攻坚,无私奉献。